最新白菜网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珍档

合肥沦陷记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8-20 浏览

七七事起,淞沪抗战八旬,继是而昆山江阴首都相继陷,合肥乃紧列于国防第一线,肥故要冲,距南京蚌埠安庆三百余里,其间未置重兵,敌如来犯,朝夕可不测,故郡人相继逃亡,市寂如墟。然敌务于津浦南段之打通,未措意也。十二月初,二十一集团军有兵一旅来,自是与二十一集团军皆以肥为集中点。敌机间来扰,人民则往来辗转乡城间。
    次年四月二十九日,徐州陷,含山巢县之警亟,合肥益危!于时十一、二十一两集团军相继他移,空虚者久之,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徐源泉氏,始以四八,四一两师自崭黄间七昼夜夜驰至,士皆饥疲无人色,而任江北淮南之防务。俄而蒙城告急,调其一师往,巢合寿定间自徐军外,则合肥警备司令宋世科率其新集乡勇千余人而已。
    某月某日宋率其军当夏阁之敌余于五□九日奉余氏令,率同志□□舒等二□余人赴前线劳军,十一日至梁,驻军韩旅长夜来告,□敌锋已薄方山,奉命即夜赴西行,原有言以励士气。是时全旅集古塔下,席地坐为环形,月明如水,蛙声阁阁,余乃以光明之夜即旋鼓为祝,同行沪人刘君,音乐家也,作易水之歌,殊壮激,众齐呼“民族万岁”!观众亦和之,瞬焉东去,苍茫间一塔巍然,为怅徘徊者久之。
    翌晨徐公以电话召余返,薄暮抵东郊,见兵民混杂,栖皇四奔,而东部隆隆达达之声,隐约可闻,城内人声如沸,来往冲撞,有三三两两交头私语者,有挟老携幼暗自啜泣者,推车者,挑担者,背负或手提者,有不相识而执手问讯者,有素相识而对面如无睹者,轰然杂沓,云黯风凄,呜呼,流离之惨,亡国之悲,真躬□而目睹耶!
    未几,敌势攻益急,十三日之夜,战事迫近城郊,拂晓尤激,团与范君毓南王君进美李君晓凤及数从人,趋城南三育女学徐军总部问消息,途绝行人,有弃婴一,眸犹辘转而自食其指,恶犬数头,徘徊其侧,余等趋犬移儿而去。
    抵总部,官兵镇定如常时,稍息,登南城观战况,则合舒路以东,肥水以西,硝烟弥漫,密如远树,战士负伤血淋漓而来者相络绎,四野凄然,不闻鸡犬,忽一弹落城下,声震耳,守兵愕然要余等去,免增目标。下城适遇徐公,惊问曰:“战线动摇乎?”曰:“未,炮火激烈耳!”语竟,徐劲率卫士多人亟趋前线去。
    敌机适低察火线及城内,余等避身杨仲台君花园内,俄至县署,县长李瑞熊方止其汹汹欲去之部属,余亦适赞其议,然其属数百人荷戈负担,去势如箭在弦矣!将以电话请命总部,话机已断,而炮声更烈,附近落弹累累,众失色,李氏乃曰:“诸君请至地下室,免无故牺牲。余守此可也。”余曰:“牺牲无谓耶?当皆走,非然,则君,能独擅其美。”因是皆未走。
    然情势益急,余与范君多攘臂请示于总部,众皆喜,李氏送至前庭,执手郑里曰:“必速归,数百人生命系此矣!”余即向众大呼曰:“不死,必仍相见于此!”逐迈步出东辕门,行至油坊巷,见有一队迎面行来,锅担行李皆随之,余判定大军已退却,至总部往返约一里,必尔误,因折归县署,以状告。
    当是时,西平(西),德胜(南)、威武(大东),拱辰(北)诸门皆为炮火所封锁,生路仅只西门一线,遂决至姑出城观形势,众应声去,甫出衙,敌轰炸机三架临上空,炸弹机枪齐发,众披靡乱奔,趋避□号下地下室,久之机不去,从人陈炎语余曰:“今日之机当局为掩护攻城者,待机去,恐敌已进城矣!”余信之,乃商于李氏,遂下今出城,甫出而敌机后临上空,成三角形轮流扫。晚,巷战开始,旋敌另由东门攻入,当时我军二面受敌,一面环水,士兵均周余未遑啜食,弹药大半告罄,至拂晓不堪再支,县城遂陷敌手,时在农历五月一日早晨也。
    敌入城后,居民十逃八九,城内烟火四起,寇兵到处杀烧,妇女被奸淫者,不可胜数,有扬氏者,竟被寇奸淫至八十余次之多,可谓人世间之极惨事也。
    尤可恨者,居民所奉祖先神主,未及携带者,在内均被寇兵施以便溺,其他私家藏书以及什物家具等之损毁,为数尤多,更不可胜书矣。
    次日全境入于无人状态,四乡居民均迁往城西南梅城一带,县属机关及城内居民已纷至张复营。
    五月三日,县长熊公烈,副司令陈毅,县抗日人自卫军数百人以及其他机关均集于老鸦店,宛如无头之主,熊是时已不能支配陈毅。
    旋陈下令所部集合,由洲河口往仁和集转入古城,遂定驻于此。
    四日,陈欲将县属部队编成游击队,由陈负责指挥调遣,县属机关,各区署咸以陈别自用心,因密谋逐陈,夜十二时将其手枪队买通,遂攻其宅,陈得悉后,赤足携其爱妾关筱琴(戏子)逃入共军彭雪枫部,熊公烈则于第二次县城沦陷后叛变附逆。
(□处原文字迹不清)
      (本文摘自省档案馆馆藏JZZ66《最新白菜网大全文献》第1卷第5、6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