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白菜网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珍档

陆军第一三八师步兵第四一二旅于肥西大蜀山歼灭战详报(节录)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8-20 浏览
      一、时期:
      民国二十九年元月四日。
      二、地点:
      最新白菜网大全省合肥县西郊大蜀山附近。
      ……
      八、各时期战斗经过:
     元月三日夜,合肥及高桥岗集之敌,因察悉本人率带钢盔之国军,由大蜀山北向邓店子方面北进,旋用大量炮弹,向火龙地北三十岗及邓店子我军阵地轰击,整夜不断,有准备向我进犯之模样,迄四日晨上午六时三十分,敌果以步兵百余,山炮一门,由肥城经七里塘向我十八大井进犯,我占领十八大井第二营门营长国安指挥该营主力,迎头痛击,我预伏于博树园之第二营第六连,即闻枪声由敌军右后方,突出夹击敌之右侧背,敌此时受我前后右三面包围,将该南路一股敌人,围在核心,密如铁桶,激战至上午七时三十分,敌酋三浦指挥官自率主力,步骑兵约四百名,附山炮一门,步炮两门,重机枪四挺,掷弹筒十余,由县城经董家铺庙岗集向山后店,沿大蜀山西端山麓,绕向我第二营主力背后,只离二里许,我第二营陷于腹背受敌,幸我们营长国安之决心坚决,战术天才绝妙,不为所动,用疾风迅雷之手段,立即传令所部,冲锋,首先将围困于旗杆集附近之一股敌人解决,彼我冲杀,甚形利害,约及三十分钟,将敌全部解决,于是我第二营掉转枪头,而此时后背之敌主力,则节节逼近,此时我何团长述圣天才绝伦自率预备队第三营及第二连,由打鹰岗速向大蜀山南部挺进冲击向迂回之敌军主力后背攻击,形成绝好四面包围之作战态势,余自率第一营及第八游保六团之主力,由井岗铺经大蜀山北部山后店庙岗集向东向南,挺进席卷,首阻肥敌之增援,及遮断大蜀山南部敌军归路,又令保六团姚团长严令该团第二营,迎击岗集向火龙地北三十岗进犯之敌,务将其击退,掩护本军之左侧背安全,该营与敌激战四小时,将敌击溃,逼回岗集,迄上午十时,我何团长亲率第二三两营,将敌四面重重包围苦战甚烈,同时守备大蜀山之第八游第一大队第一第三两中队,及在十八大井南方之第二大队第五中队见时机已到,纷纷由南北前来,协力合击敌人,激战约二小时之久,至正午十二时止,敌之人马死伤逾半,遗尸遍野,已失其战斗能力,只剩敌酋三浦指挥,所率残余七八十名之众,向东突围逃走,又遇我由大蜀山北向东南挺进席卷之第一营李自华营(欠第二连),后将该敌包围于大蜀山东部山麓开福寺附近,在下午一时三十分余,将其全部歼灭,敌酋三浦中佐,即于此处击毙,而留置肥城之敌,预料其战斗不利,下午二时,以一部约百名,乘汽车四辆,驶出增援,我第一营更奋雄威,当面迎击,彼此激战,将近傍晚,终将该部敌寇击退入城,后杀伤敌数十余名,此时我本拟统率大军,直趋城下,惟恐淮南路之破坏不确,一旦增兵来援,而翌(五)日之作战或有不利亦未可知,于是令各部当晚乘黑夜安全撤退,迨是晚下午九时,接长临河合肥第二区王区长少山之报告,本(四)日入夜合肥城由淮南路增到敌兵六百余名,附炮六门,但我于下午黄昏时,已将整个战局结束矣,战斗经过详情,见附图第三。
      九、战斗之成绩及胜败将决时之景况:
      我第八二三团第二营(第五连留驻六安),另附步炮二门,围击窜入旗杆集以西之敌,正在激战之际,乃敌酋三浦指挥自率之城防部队主力,进抵庙岗集第八游第四大队何梦九部阵地时,而该部不予迎击,放敌通过使该敌得以自由从大蜀山窜至我西方第二营之背后,而该部预备队第三第五两大队,在庙岗集西方井岗铺又畏缩不前,束手无策又不报告,幸赖我第二营官兵奋勇,沉毅镇定,虽腹背受敌毫无怯志,而该营长决心坚决,指挥有方,不为敌所摇动,该营第四连吴连长芳近尤为勇敢,欲活捉敌寇,与四敌寇肉搏缠在一团,幸有该连某传达兵,从旁观状,以手枪从敌背后,连续将敌击毙,救出吴连长,第六连陈连长仕忠,向敌左冲右突,出入枪林弹雨之中,毫不怯惧,我占领大蜀山顶第二营派出之第四连一排,及第八游击之第一大队第一第三张广鑫李寿乡两中队主力在我第二营腹背受敌时,由山巅向下支援作战,阻击由大蜀山麓迂回之敌寇,适时参战,殊堪嘉许,我何团长述圣及朱营长铁垣所率之第三营及第二连行动迅速,适应战机,协助第二营之作战,以竟全功,而牺牲精神,甚为壮烈,前仆后继,视死如归,当时我第七连钟连长岳,手中敌弹,仍然不顾,亲率步兵十余名,向敌冲杀,受敌之机枪射击,身中数弹,遂作壮烈之牺牲,又在大蜀山东部作战之我八二三团第一营,李日华部(欠第二连)附步炮二门,能阻肥城增援之敌,使我第二三营得以安全作战,更将在十八大井突围之敌三浦中佐及残余步兵七八十名,消灭殆尽,收整个歼灭战之功,而第八游第二大队及第十三游击纵队,在十八大井南部我第二营作战激烈之际,趑趄不前,不无过失,幸该部黄司令师嶽尚严防督饬维持阵容达成一部分掩护军右侧背之任务为满意,此役除最初与我第二营作战之敌逃出数十名外,其由大蜀山西端迂回之敌主力,悉数被我歼灭,人马无一生还,我伤亡官兵(未及百人)及消耗弹药,见各部战斗详报附表。
      十、战斗后彼我之阵地及行动:
      当是日黄昏,我将整个战局结束后,留置肥城及岗集之残敌,紧闭城门,电京芜乞援,我因目的已达,以往日战地经验而臆测明(五)日之敌机势必到大蜀山附近狂炸以洩愤,乃乘月黑风高决心作安全之撤退,令右翼军黄师嶽部全部撤回集结于烧脉岗,令中央军季光恩部以主力撤回集结于城西桥,并以一大队留置于大蜀山对敌游击监视,令左翼军姚笃民部,以一营撤退配置于小蜀山,以一营配置于将军岭,团长自率一营位置于小蜀山西部之王拐岗,余率预备军何述圣全部撤退于永安集农业街雷麻店之线各附近集结,一面整理,一面备战。
      十一、抄录给予各部战斗前后之命令:
      见各部呈出之战斗详报,不另详载。
      十二、本战役之获之成绩:
      1、合肥敌酋指挥官三浦中佐,鸟山原绿步兵中队长,森山步兵中队长,横田炮兵队长,及意大利籍炮兵军官一员,久久保医学博士一员,以下官兵约五百员兵,当场概行击毙,遗尸战场,另击毙敌军马总在百匹以上,均属事实,至外窜回城者,预断最多不过数十名而已。
      2、夺获日本四一式山炮二门,八一曲射步兵炮二门,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十余挺(已报缴六挺)步马枪约百五十余枝(已报缴约四十余枝),掷弹筒二个,乘驮马二十余匹,驮炮鞍架,约四十余副,炮弹箱十余个,炮弹四十余颗,六五轻重机步弹若干,军用地图,日记簿,军旗,防毒具,钢盔,饭盒,呢大衣,呢军毯,手表,日钞等军用品甚多,另割敌酋三浦中佐脑袋及其全副武装,如呢大衣,私章,指挥剑,马靴,手枪,符号,均缴呈在案。
      十三、我军伤亡概数:
      1、第八二三团阵亡第七连钟连长一员,第二营处营副一员,第六连吴连副一员,另军士兵卒约四十余名,此外负伤士兵亦约在四十余名左右。
      2、第八游阵亡第二大队第五中队王中队长一员,另士兵约五六名,此外负伤者约十名左右。
      3、保六团之第二营在火龙地北三十岗附近,对敌作战,其伤亡合约十余名左右。
      4、第十三游各部,似无或何伤亡,因查六安军政部第二十九收容所,并无该部军官士兵留医,则可推见一般。
      十四、综合本战役致胜之主因:
      1、使第八二三团,于二十九年一月二三两日,分别由后方城西桥秘密推进至十八大井与唐突关之间,接近大蜀山西部附近,能适时参战,为致胜之一因。
      2、旅长自率第八二三团戴钢盔之第一营,于一月二日,由城西桥推进,宿长安集,于三日到十八大井,大蜀山,山后店,向北三十岗行进,巡视防线,面授各部机宜,以眩惑敌军,疑我国军主力向北方岗集攻击,而来袭取十八大井,及大蜀山要点,企图攻我守备该处防线之第八游装配不良游击部队,致中我十八大井国军第八二三团何团长所率主力之第二三两营伏击,亦为致胜之一因。
      3、我第八二三团第二营门营长国安,于一月三日下午二时,在大蜀山顶遵旅长就现地之指示,能于三日深夜,以第六连附重机一挺,前进于大蜀山东方约四里许之博树园村埋伏,以其主力,推进于十八大井第八游第二大队王庚年部阵地附近埋伏,故能于四日晨六时三十分至八时间,以最有利包围之态势,四面围歼,先由南路侵入之敌军约一百余名,附山炮一门,骑兵二十余名,得以迅速解决亦为致胜之一因。
      4、第八二三团门营长国安,率所部第四六连机枪连步炮排,在四日早,正围击旗杆集敌南路之一股,将解决未解决之时,得大蜀山顶友军之通告,知敌军中路主力约四百以上,由大蜀山北,向西迂回,将到该营后方消息,而该门营长智勇兼备,特具战术天才,立即使所部对当面被围困敌军,冲锋决战,于所望三十分之时间内,将敌击灭,掉转枪头,以迎击由后方来攻之敌军主力部队,为致胜最出色之一着。
      5、我第八二三团何团长述圣,与旅部参谋主任莫仲庆率预备队第三营及第二连,原在唐突尖及打鹰岗附近策应,在一月四日上午七时许,接前方第二营门营长之报告,已将来犯之敌约百人附山炮一门,骑兵二十余名,围困在旗杆集附近正在聚歼中,同时又得第二营门营长部某传达之报告,敌军另一部(不详其番号),已由大蜀山北窜进,沿山西南下,图迂回攻击我第二营之背后消息,于是该团长主任,见战机已到,立予命令第三营朱营长铁垣率所部赶速杀上,冲击敌主力之背后,洽好合适,该团长主任,自率第二连,随后推进,勇敢督战,亦为致胜之要因。
      6、我第八二三团第三营朱营长铁垣,在打鹰岗附近,自四日拂晓,闻前方发生战斗枪声,一方使所部集合于一处,作出发参战之准备,一方使所部就饭食完了,一方派兵与前方第二营连络,专侍战机之到来及团长之命令,迄至上午八时许,未待团长之命令到达,已使第七连钟岳连长,率所部先行推进,策应第二营之作战,此时何团长之命令随亦到来,该朱营长铁垣,旋率所部主力很英勇的,一意猛进,冲击敌主力之背后,我方第二营前后左右四面包围敌人,往复冲杀,于三时以内,即将该三浦所率主力完全击灭殆尽,此种英勇督战杀敌精神,洵所罕见,亦为致胜之一因。
      7、我第八二三团第一营李营长日华部,(欠第二连随团部),附步炮一门,于四日上午九时,随旅长由北三十岗赶到井岗铺时,大蜀山南部机枪声,连续不断,听入耳鼓,同时又得在该处第八游卢副司令之面报,敌军兵力不详,于上午八时许,由庙岗集我何梦九防线突入,似由大蜀山方面前进矣,当时旅长,除严饬该副司令,立即率预备队第三五两大队,速从大蜀山北部山后店以北地区,向东攻击前进,阻肥敌之增援外,同时又令梁墩北三十岗之保六团姚团长速令火龙地北三十岗之第二营叶竹青部,努力迎击当面之敌,将其击破,以该团长率二三两营主力,速向东方庙岗集转进,向东攻击前进,更令我八二三团第一营李营长日华 率所部第一三两连,重机连步炮排,依预定计划,由大蜀山北挺进,向东南席卷,一面阻敌支援,一面截断敌军归路,该李营长神速英勇,于正午十二时,即赶到大蜀山东部博树园附近,一面迫击由城西以汽车四辆增援前来之敌百余名,将其击退回城,一面已达成截断敌军归路,将由十八大井败回三浦指挥官自率之残余七八十名,全部击灭,以竟歼灭战之全功,则其功勋,似亦不亚于我第二第三两营全力击灭敌军主力之作战也,亦为致胜之要因。
      7、我守备火龙地北三十岗之保六团第二营叶竹青部,当四日晨岗集敌军北路一股大约百余人,附山炮步炮各一门前来进犯时,该营官兵,均能奋战,将敌击退,使我军主力之左侧背,得以安全,亦为致胜之一助。
      8、我第八游季司令光恩,抗战素具决心,屡请自到前线指挥杀敌,旅长以该司令年迈,血气恐不如青年,其前方指挥责任,交由该部卢副司令   清指挥即可敦请该司令在城西桥,搜集各方情报,及处理后方运输伤兵事宜,该司令日夜奔劳,将后方事宜,办得清清楚楚,如筹办米菜前送,埋葬亡者,护送伤者,尽善尽美,亦为战胜助力不少也。
      十五、综合本战役我军所犯过失有二:
      1、我第八二三团第一二两营,于四日正午十二时,既已高奏凯旋之歌于消灭南中两路之敌军后,但忽略漏网脱笼弃兵曳甲之残余敌军约百人,突围向东北逃避我军之烽火,此际我二三两营,自应自动挟战胜之神威,施行尾追与扫荡,固无须待旅团之命令,乃不出此,听其兔脱,设肥城之敌增援前来反攻,与溃败之敌,相呼应,岂不更感棘手,失此之图,是其过失,幸我早有此虑,于上午九时许,在大蜀山西方井岗铺,令第一营由大蜀山北向东南挺进席卷,以竟全功,否则,三浦指挥所率残余七八十人在逃矣,而肥城由汽车四辆满装之日军约百人在下午一时许,赶到大蜀山,乘我军战后混乱之际,加以猛烈之反击,设再继之以后续部队,则我军竟战胜之果又成泡影矣。
      2、当四日下午十二时许,我八二三团二三两营获胜结束战局后,各官兵只知搜寻枪炮、马匹,金钱,乃易于携行之军用品,而竟疏于将击毙约百匹之驮马,避弹铜板,鞍架及铁质炮箱,比较笨重之贵重军用品搜集,设法运回后方,是其过失,幸我有见于此,于下午一时许,使本部谢参谋林副官率手枪兵数名,于附近发动民众设法运回,否则,徒获山炮,则尔后欲图使用亦困难多多矣。
      十六、可为参考之所见:
      1、凡第一线部队与敌接触时,愈能迅速接近敌人攻击,则所受敌炮火之损害愈少,且敌炮兵阵地直接受我轻重火器之射击,当然失其效用不能射放。如此役由大蜀山正面及由西方迂回之敌,彼此相距咫尺,若其用炮射击,即有投鼠忌器之虑,故我伤亡甚少,同时我与敌极端接近,万一敌人立脚不住,向后溃退,炮之移动,稍为不敏,即有被虏之可能,此次我能虏获敌山炮二门,步炮二门,即可以证明矣。
      2、在游击战负有埋伏任务之部队,宜十分秘密沉着镇定,伺敌进入我预定作战地区域,相距一至二百公尺时,然后出其不意,开始奇袭射击,收效甚大,否则暴露我之目标企图,徒招敌火炮之损害,如此役我埋伏于十八大井东北方博树园之第二营第六连,能秘密镇定沉着,即能伺敌通过后,对十八大井我阵地攻击时,从敌后方与敌不意之截击,敌此时匪独应战不适,而逃走犹恐落后,故我始能收歼灭战之效。
      3、允参战部队向前线行动实施对敌攻击或防御战时,为指挥官者,应将敌我诸般情况,及我军优点可能制胜敌人要素之种种道理,(尤要者敌我兵力之比较)应详细对部属集合,加以说明以激励部属每个官兵之必胜自信心,否则官兵情况不明则顾虑多端纵有良机捕捉战机,亦乏勇气以赴,每每招致失败之祸,往例甚多,本战役我军官兵等,均了解肥城敌军情况,即倾巢来犯,不过八百人之众,我军处于绝对优势地位,故各官兵均俱有自信必胜之信念,而勇敢以杀敌,其结果大获胜利。
      4、战斗时各级指挥官,愈能接近第一线督战领导杀敌,愈能启发士兵之勇敢杀敌心,本战役我军各级指挥官,均能接近前线指挥,故制胜决战尤速而收成功之效越大。